还要负责卧床的老父亲

2020-01-10 21:56

在这些热心市民中,有商人和高收入者,但是更多的则是普通的市民。一位住在烟台市芝罘区的70多岁老人,每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,不但要照顾老伴,还要负责卧床的老父亲。在她的强烈要求下,由烟台的慈善义工将她省吃俭用攒的400元转交到了魏晓丹手上。有两位市民甚至直接赶到烟台晚报社,分别留下500元和2000元现金。到目前为止,在市民的帮助下,魏晓丹共收到了上万元的捐款。

魏晓丹的事情经《烟台晚报》报道后,引起了极大反响。当天,60多名热心市民联系张千帆,表示愿帮助魏晓丹,圆她回云南老家见老父最后一面的心愿。“我想要捐助1000元,让丹丹姐回家看看父亲。”“我们4位女同学攒的200元生活费想帮帮晓丹阿姨。”“家中有些衣服,我想去看看晓丹。”“我们给晓丹把机票出了吧,如果现在有航班,我就可以开车拉着她去。”“我也是在烟台打工的,看到她的境况想起了自己的父母,我没什么钱,但希望这200元能帮她。”

近日,老家亲人打来的一通父亲病危的电话,让魏晓丹思乡心切。可是来回1000多元的车费,却让她回家的路变得异常坎坷。“两个孩子每月节衣缩食,生活费也得要1000元;回一趟云南老家,来回路费也得要1000多元……”魏晓丹盘算着回家一趟的费用。是选择回老家见父亲最后一面,还是将本就不多的钱留给上大学的两个孩子?在回家的车费和孩子的生活费之间,让魏晓丹显得很是为难。

“已经足够、足够了,谢谢好心人。”面对市民的爱心,魏晓丹感动得放声大哭。魏晓丹表示,好心人的钱都是辛辛苦苦挣的,她不能再要了,剩余的钱她将给孩子们交学费、生活费。

尽管丈夫对自己不错,但是魏晓丹的经济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。因为丈夫家更穷,连付给姨妈的4500元彩礼钱都是从村储蓄所借的。这笔钱,夫妻两人还了好些年。两个孩子相继出生后,家里更是入不敷出,为了供孩子念书,10年前,魏晓丹夫妻俩一起来到烟台,一家四口蜗居在5平米的小棚内,租金每月240元。丈夫在工地四处打零工,魏晓丹则选择了收废品行当,一家人辛苦地维持着生计。“好在闺女、儿子十分努力,都考上了大学!他俩还常常给我念书读报……”魏晓丹说。

是花钱回老家见病危的父亲最后一面?还是把钱给正在上大学的孩子当饭钱?远离澜沧家乡20多年的佤族女子魏晓丹陷入两难抉择。39岁的魏晓丹现居烟台,夫妻俩靠打零工和捡破烂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供上大学。近日,老家一通父亲病危的电话让她的心焦灼起来。她想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,可她若把钱花在路费上,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将失去生活费。她的处境经《烟台晚报》报道后,善良的烟台市民纷纷伸出援手,共捐助了上万元圆魏晓丹回家梦。今天,在烟台晚报记者张千帆的陪同下,魏晓丹乘飞机踏上了回家路。

今早,在张千帆的陪伴下,魏晓丹乘飞机抵达昆明,我们将继续关注魏晓丹的回家之路。

常年在外讨生活,远在云南的家乡一直是魏晓丹的牵挂,但由于生活拮据,20多年来魏晓丹从未回过家。

魏晓丹老家在澜沧县,因为家境极度贫困,兄妹7人从没进过学堂,全家靠上山挖草药根生活。9岁那年,母亲因为上山挖药不慎坠亡。母亲过世后,魏晓丹便跟着姨妈去了安徽,17岁时嫁给了比她大10多岁的丈夫。

“不行!我不能回去!我回去,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便没了着落!”在艰难的选择前,魏晓丹哭成泪人,她乞求《烟台晚报》的记者张千帆为她做个选择,“孩子,父亲,我该选哪个?你是记者,你帮我选择一下吧!”然而面对魏晓丹的问题,张千帆亦无法回答。